2月半

贰跳滚滚滚滚滚滚 原声碟深度中毒

【红兴&磊渤】凡夫俗子(3)

太萌了 我觉得BGM 满满都是鹅鹅鹅 23333【让他唱完! 让!他!唱!

不想吃药:

* 极限挑战相关

* 目前告一段落,不续就是END


——————————



(3)


最先到的是黄磊和张艺兴,他们一走进望仙楼,黄渤就明白了孙红雷在干什么,推了把王迅,让他去带座。王迅莫名其妙地看了眼黄渤,没动,黄渤又推了他一把,这回劲儿大了点,“怎么啦,渤哥?”王迅原地转了个圈儿,懵懵懂懂的。


“客人来了,看见没,去领座。”黄渤用下巴指了指门口,黄磊故意站在门口不往里走,当没看见他俩,张艺兴便乖巧地站在他身后,东张西望的,瞧见王迅和黄渤还露出俩小酒窝挥手打招呼。


王迅提醒黄渤,“那是磊哥啊,老大,还用领座?”


“你以为我瞎啊?”黄渤瞪了王迅一眼,“晚上孙红雷请客,你呢,你就别忙了,一起上去等着吃吧。”


“红雷哥请客?他为什么要请客?”


“可能是良心发现了吧,”黄渤拍了拍王迅的肩膀,“你自个儿长点心啊我跟你说,别最后被孙红雷留下来洗碗抵账。”


“渤哥,我问你个事儿,你是不是以为我傻啊?”


“这用得着我以为吗?”黄渤翻了个白眼,“快去吧,再不去他就过来了。”


结果孙红雷是最后一个到的,黄渤陪他一块儿上去,见到一桌子人孙红雷有些傻眼,菜已经上了几个了,显然是黄磊点的,酒也上了,罗志祥的脸都喝得微红了,黄渤也不矫情,看见黄磊身边空了个座就自觉地过去坐下了,黄磊自觉地给他倒了杯酒。


他自认为只请了黄磊和黄渤,张艺兴跟来了是意料之中,听者有份,王迅也在,勉强孙红雷也能理解,黄磊那儿带了个张艺兴,黄渤自然不能灭了气势一个人来,带个帮腔的也是应该的,可是罗志祥为什么那么坦坦然地吃吃喝喝啊?


“哥,哥,今天你生日啊?”罗志祥兴冲冲地端着酒杯站起来搂住孙红雷的脖子,他生在西洋,在西洋读书,回来又做的西洋人生意,和黄渤有点买卖交情。罗志祥总得来说是个爽快人,他发现自己永远搞不清称呼问题,于是干脆全跟着张艺兴叫,“小弟祝你生日快乐喔。”


“瞎咧咧啥呢,”孙红雷使劲儿从扼制中挣脱开来,“我生日不是今天!”


“啊?不是说,你今天生日,在这里请客?”罗志祥整了整乱了的领口,手挥了半圈,背后一桌菜,一群人,黄磊只顾埋头吃菜,黄渤觉得手里的酒杯挺有意思的,王迅专心吃着炸肉,张艺兴咬着筷子转着眼珠瞄向他这边。


孙红雷瞪着罗志祥,罗志祥觉出不对来了,咳嗽了几声掩饰尴尬,“那,那我过生日。”


“你过生日我请客啊?”孙红雷拉住想走的罗志祥,“为什么呀?”


“因为你喜欢我嘛?”罗志祥一咧嘴,手里的酒就递上去了。


孙红雷一乐,凑着就喝了口。


“红雷哥哥,来坐这边!”张艺兴终于松开嘴里的筷子,半起身挥了挥手,黄磊坐了主位,圆桌顺着是王迅、罗志祥和张艺兴,现在只剩一个空位在张艺兴和黄渤之间,张艺兴每个菜都夹了点,整齐地堆在碗里,给孙红雷留着。


孙红雷拍了下张艺兴的肩膀,拉开椅子坐下,“小猪,说真的,今天是不是你生日?是你生日,哥不但请你,还给你包个礼物。”


“没关系啊哥,我哪天生日都可以。”罗志祥摆摆手,孙红雷也不明白这是承认还是否认。


“再点点菜,红雷,你不来我们都不好意思点。”黄磊抬头说。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孙红雷还没开口就被黄渤打断了,“这儿是哪儿啊,你还担心付不起钱啊?”


“不是,小渤,红雷说他要请客,咱能争这个风头吗?咱不能啊。”


“是是是,是我考虑不周,这样,红雷,你就挑贵的点,别管好不好,这个风头咱给你争足了。”


孙红雷差点把筷子给拍桌上,皮笑肉不笑地问,“你们两个人,没事了?”


“有事,怎么没事呢?”黄渤翘个腿,靠在椅子上,眼睛往黄磊那儿飘。


“没事我们在这儿干吗?”黄磊本想装个生气脸,最后没忍住“噗”地笑出来,他一笑黄渤也不憋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孙红雷拿筷子指着他们两个,恨恨地说,“一转头就一唱一和来气我了,我真是多余我,艺兴啊,这就是狼狈为奸啊,艺兴。”


“不是,师父不是气你……”张艺兴是挺想为他师父辩解几句,但黄磊笑得有点夸张,张艺兴没什么底气。


“红雷啊,说真的,我们知道你是好心,”黄磊擦了擦笑出的眼泪,站起来跟孙红雷说,“这样吧,艺兴你给大家唱一段,你知道你红雷哥哥喜欢听。”


“哦,好啊,”张艺兴乖乖地站起来,清了清嗓子,低头看见孙红雷瞧着自己,脸一红,“哎哟你们不要看着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不看,不看,我们都不看啊。”孙红雷安慰他,不过只有王迅真的低头了。


张艺兴稳了稳呼吸,“红绫被,象牙床,怀中搂抱可意郎……”


孙红雷一口酒全喷出去了,兜了王迅一脸,王迅忙拿袖子抹脸,罗志祥“鹅鹅鹅”笑到桌子底下去了,黄渤看了黄磊一眼,黄磊也有点傻,孙红雷立刻站起来捂住张艺兴的嘴,“别唱了别唱了!”他怒气冲冲地瞪着黄磊,“你怎么教他这种……这种艳俗之词呢?”


“不是……我也不知道他会唱这个啊?艺兴啊,艺兴,你是哪里学的啊?”黄磊哭笑不得地问。


“我从小就会啊。”张艺兴莫名其妙。


“你们这什么戏班啊?”孙红雷哭丧着脸问,“别唱了啊,这首以后都不能再唱了。”


“哦,我还会另外的……”


“别别,艺兴我错了,我们就吃饭吧。”黄磊一锤定音。


得了信似的五个人都站了起来互相寒暄劝酒,张艺兴还没想明白,没动,扯了扯孙红雷的袖子,“哥哥,到底怎么啦?”




【手动再见】壮载五军矿难

毒品调查科防弹背心:

QAQ

 
 

路漫漫其修远兮:

never say goodbye TUT

xxx·NEURON·xxx:


【Oh, misty eye of the mountain below】

【Keep careful watch of my brothers' souls】

【And should the sky be filled with fire and smoke】

【Keep watching over Durin's sons】

——《I see fire》


不论是幻想着他们完美的结局,还是祈祷他们在天堂有着新的开始,

似乎,这都是最后了,

但是,还是不想说再见。


Goodnight,Durin's sou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