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半

贰跳滚滚滚滚滚滚 原声碟深度中毒

偷欢(十七)

hahahah #帅尼妈逼# 哈哈哈哈哈!!!!! Z-A-N 赞!

顾流光013:

话唠两句

本篇衍生,桂玄,段天朗×陶腾,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ω\*)


两个小时了。

陶腾还没有把手术方案写出来。

其一,是因为绒毛膜癌患者自身情况复杂,需要考虑造成术中出血的各种情况;其二,是因为方医生提及的赴美临床进修计划,扰乱了他的心神。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

“什么时候才发工资啊!”

“差不多是这几天吧,你急什么?”

“最近狠心买了一瓶香水,可贵了,荷包大出血啊。”

“什么牌子?”

“是个法文名字,我不记得了。”

“不觉得买香水很不划算吗?上班又不能用。”

“重点不在香水啊——”

“不然呢?”

“这个是开泰集团旗下的牌子啊,集团老总很帅哦~”

“花痴!”

“我找给你看~”

“你还存人家老总的照片在手机里,至于么!”

“要是咱主任也长这么帅,我何止是把他的照片存在手机里,必须设成锁屏天天舔好么?”

“真的挺帅欸!”

“对吧~”

帅你妈逼。

陶腾在心里怒斥。

摸出手机,依旧没有那位集团老总的消息,听着耳边叽叽喳喳的讨论声,不禁更烦躁了,随手保存了文档便往外走。

还是买杯咖啡定定神吧!

偏偏今天当值的咖啡师是个新手,牛奶放得太多,拿铁便没了味道,温度也把握得不好,一口下去,烫得舌根儿都没了知觉。

诸事不顺——

陶腾皱眉,仍是硬着头皮喝完了。

“陶医生,你好。”

突然有人叫他。

下意识抬起头,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穿着讲究的男人,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微笑着看自己。

丁海。

段雪晴的丈夫。

隐隐感觉来者不善,陶腾不动声色地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这么巧,丁先生也到我们医院来喝咖啡。”

丁海听出他话中带刺,“我是特意来找陶医生的。”

废话!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找他,丁海作为段家的一份子,想对他说什么,陶腾又怎会猜不到?

“我下午还有两个患者,关于段天朗,还请丁先生长话短说。”

“陶医生爽快。”

丁海摸出一个信封,轻轻推到他面前。

陶腾并不惊讶,“真是没有创意。”

丁海在信封上敲了敲,“老调不怕重弹,有没有创意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陶医生接不接受。”

陶腾沉默。

见他没有反应,丁海又补了一句:“陶医生不妨看看,我们开的价码,可比当年药局开的价码,高了不止一倍。”

价码。

笑里藏刀,还要拿受贿案说事儿,一字一句皆是暗示,生怕他听不懂,自己在他眼里,不过是个出来卖的?

丁海淡淡一笑,“陶医生是聪明人,很多事情无需我多说,你也明白,怎么做才是最好的。”

陶腾依旧沉默。

“我和我太太一直很关心天朗,相信陶医生也是如此,都不希望他因为一时冲动,毁了自己的名声,也毁了开泰集团的名声——”

丁海意有所指,“对吧?”

陶腾搁下咖啡杯,里头的奶泡都凉透了。

看起来有些恶心。

他脸上露出一刹的嫌恶,伸出手,拾起那个信封,轻轻拈在手里,突然问道:“段天朗在哪里?”

“在新加坡出差。”

这个时候出差——

段天朗,你是在逃避什么吗?

陶腾并不想承认自己的失落,收回视线,在信封上弹了一下,“这件事,他还不知道吧?”

丁海没有接腔。

陶腾扯了扯嘴角,又把那个信封推了回去,“那你最好一直别让他知道。”

丁海不解。

“丁先生,想隐瞒这件事的,不是只有你和你太太。”

“你——”

他站起身,整了整身上的白大褂,“我陶腾要做什么、不做什么,还轮不到段家的上门女婿对我指手画脚。”

丁海脸色一变。

陶腾扬起下颌,面带讥讽,“回去告诉你太太,不是每个人都把段天朗当回事儿的,与其操心我,不如让她管好段天朗就够了。”

“另外——”

丁海抬头。

只见陶腾学着他先前的样子,弯下腰,在那信封上敲了敲,“这种东西,我一个月要收好几十个。”

“对不起,我并不缺。”

评论(1)

热度(29)

  1. 2月半顾流光013 转载了此文字
    hahahah #帅尼妈逼# 哈哈哈哈哈!!!!! Z-A-N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