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半

贰跳滚滚滚滚滚滚 原声碟深度中毒

满陇桂雨【四】

感叹一下 大家文里的炸毛脸都是会做饭的呢。。。这么好嫁窝呀! 【感觉他不戴假发的话我都要爱上这个角色惹。。。【滚!

上书房小云子:

段天朗自己吃了药窝在被子里捂汗,昏昏沉沉地一觉睡到了傍晚。

醒来时觉得厨房里似乎有悉悉索索的声音,自己感觉好些了便起来往厨房那儿走。

“吴妈?是不是姐姐……”

走到厨房却愣住了,后半句也被噎了回去。

眼前这人既陌生又熟悉,段天朗嗓子发紧,半天了才憋出一句:“是你啊?”

常乐端出一锅粥,拿出体温计塞到了段天朗嘴里开始计时。

段天朗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我去了你们公司想谢谢你,听你秘书说你发烧了没人照顾她就带我来了。”

段天朗愈发地一脸茫然。

“哦,就是上回我去拍电影没能帮你们拍广告的事。经纪人告诉我说你这么做是帮了我很大一个忙。”常乐盛了一碗粥出来发觉有些烫便搁在一边凉一凉,“我爸告诉过我,别人帮我是情分,要知道感恩。”

他说的这么认真,段天朗一下子不大能适应。

好不容易时间到了他抽出体温计来看了一眼,38°,还是有点烧。

段天朗把体温计洗干净放好,坐下来喝粥。发现常乐还站着,便招呼他一起坐下。

“你不用这么客气,能接到老爷子的电影是很难得的机会,”段天朗一天没吃东西了,呼噜呼噜地喝着粥,“何况你在这个圈子站住了脚,对我们公司也有好处。”

常乐好久没说话,就安静地看着他吃。

段天朗被看得脸上有些发热,却似乎并没有很不自在。

一碗粥很快见了底,常乐又给他盛了一碗。

“你给别人帮忙也是这样吗?”常乐好奇地问。

段天朗一愣,“怎样?”

第一碗粥喝下去段天朗已经没这么饿了,此刻正优雅地拿勺子在粥碗里随意地搅着。

有点烫。

常乐想了想:“就是,明明是好心,却非要说不过是双赢而已。”

段天朗看着常乐此刻分外纯良的脸不知要怎么回答。

当初为什么会同意换广告方案此刻已然不可考,这件事对正泰也很明显地有着可预期的收益。这收益远大于这一条广告。

因此他一向也就是这么认为的。

这是一个基于商业利益的判断与决策。仅此而已。

段天朗心里有点乱,勺子也不动了。

常乐伸了手过来摸在粥碗上,看了看他:“不烫了,喝吧。”

段天朗勉强笑了笑,“其实上回那条广告你也帮着画了画,就算两清了吧。”

常乐乖乖地“哦”了一声。

喝了两碗粥段天朗又开始有点发昏想睡觉,常乐熟练地收拾起了碗筷。

“这次谢谢你。没想到你还挺会照顾人。”段天朗强撑着眼皮夸了他一句。

常乐开着水在洗碗,没听清。

段天朗也没打算等他的回应,实在是困得撑不住,趴在餐桌上就睡着了。

常乐洗好碗晾干收拾好出来就看到睡得正香的段天朗,上前去摇他肩膀想叫他回房间睡。

段天朗困得很,怎么摇也不醒。哼哼唧唧地像个孩子。

“……”常乐无奈地卷起袖子,把人抱回了房间放在床上用被子盖了个严严实实。

临走前想了又想,常乐留了一张字条在桌上,上边是他的私人电话。

已经晚上8点多了,还得回去照顾父亲。

段天朗住在市中心的单身公寓,出门不远就是地铁。但这里其实离常乐家并不远,常乐住在仅仅隔了两个街区的老公房里。房子还是他父亲没有瘫痪之前单位给分的。

常爸爸勤劳了一辈子,临近退休的时候忽然倒在了工作岗位上。人是救回来了,但从此只能躺在床上。

为了给常爸爸做复建,家里渐渐开始入不敷出。常乐机缘巧合接了一个广告以后思量再三退了学入行,是想着这一行到底赚得多一些。

入行也有几年了,在各个剧里打着酱油,总算混了个脸熟。

也不是没有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没有名气,也就指望不上什么好剧本。收入不算少,但也绝不算多。

不是没有“橄榄枝”,但想起父亲从小到大的教导,也只能咬咬牙坚持下去。

常乐其实挺感激段天朗给他这个机会,不光是为了电影的事。

能够接到正泰的代言,对他在这圈子里不大不小也是一个助力。


【待续】

p了个s:我今天简直是打了鸡血……

评论

热度(9)

  1. 2月半上书房小云子 转载了此文字
    感叹一下 大家文里的炸毛脸都是会做饭的呢。。。这么好嫁窝呀! 【感觉他不戴假发的话我都要爱上这个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