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半

贰跳滚滚滚滚滚滚 原声碟深度中毒

偷欢(段天朗×陶腾)

我觉得我真的不能够。。。伙伴们写啥子窝萌啥子。。。。 不能够啊  萌的不要不要的 哼唧QWQ 【只是。。。我会说一看到段天朗就满脸的段奕宏+袁朗吗、、、、、  看两行就拉到顶端瞅一眼段总的脸和发际线才能不出戏、、、【揍

顾流光013:

话唠两句

本篇衍生,桂玄,段天朗×陶腾,段子四则,马个脑洞,#手铐#,#偶遇#,#壁咚#,#同妻#,等剧出来了再看看写不写,想想还有点小鸡冻呢【你初稿还没出来啊PIA飞~


#手铐#

段天朗第一次见到陶腾,和许多人一样,是因为仁雅医院的医生受贿案。

当时铺天盖地都是这位医生的报导,他只是匆匆扫了一眼电视,便又埋头于正泰集团那小山似的报表之中。

过了好一会儿,他又抬起了头。

新闻已经过了许久,取而代之的是某部无聊的肥皂剧。

段天朗挑起眉,一边盯着电视,一边回忆方才新闻里穿着白大褂的那人,后知后觉地想道:

“那个叫陶腾的,带手铐的样子还挺好看的。”

 

#偶遇#

陶腾第一次见到段天朗,却和许多人不一样。

他刚刚复职,重新披上白大褂的感觉着实不错,但他不管走到哪里,都伴随着窃窃私语。

比开刀更难的,是避开人们异样的眼光。

陶腾向来冷静,工作时间必须保持专业的态度,离开医院,心里却仍是苦闷。

走进一间清吧,他点了一杯威士忌,慢慢地喝着。

喝完了,搁下杯子,看着里头厚厚的冰块一点一点都化成了水,隔了那玻璃的杯壁,蒸出淡淡的寒气,便又点了一杯。

反正——

回家也是一个人。

陶腾又坐着发了一会呆,看着时针摆过十二,方才准备结账离开。

一转身,便迎面撞上一个人。

“先生?”

陶腾下意识伸手撑住那人的肩,拉开二人之间的距离,但已经太迟,那人略略比他高一些,几乎是挂在了他的身上。

微醺的气息洒在耳边。

墨绿色西装,白色衬衫,和自己穿的竟然是同款,领带被扯得有些松了,露出喉结底下三寸颈子。

不知怎的,陶腾的耳根微微红了。

那人倒是借了一把力,托着他的手,站稳了。

陶腾并不喜欢与醉鬼纠缠。

此刻扶了那人一下,见他无事,便想绕过他,却被一把抓住了手。

“是你啊——”

声音竟里有小小的雀跃。

通常这句话紧跟着的,便是:“不就是那个仁雅医院的医生,受贿的那个,叫什么陶腾的?”

“你认错人了。”

用力挣了挣手,居然挣脱不开。

脸色一沉,抬头便对上一双笑意迷人的眼睛。

好像在哪里见过?

陶腾竟然失了神。

但那人的下一句话,便叫他的理智瞬间回了笼。

“原来你不戴手铐的样子也挺好看的。”

又是一个看看热闹的!

陶腾猛地推了他一把,冷着脸扔下一句:“神经病!”

那人脚下一个踉跄,也没有生气,只是笑着看他往外走,带着一腔怒气,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居然这么巧。

段天朗摸摸下巴,眼神晶亮。

 

#壁咚#

午后,阳光很暖。

陶腾刚刚动完一台手术,产妇骨盆腔狭窄,哭叫不已,折腾了好半天,现在耳朵还是嗡嗡作响。

过了饭点,也没有胃口了。

思考再三,陶腾还是买了一杯咖啡,加了五包糖,不然怕是支撑不到下班。

“陶医生!”

不远处,有个人径直向他走来,挥了挥手。

是他?

陶腾认得他。

现在迎着阳光走来的这个人,眉眼弯弯,便是那天晚上借醉挂在他身上的人,是开泰集团的总裁,段天朗。

他仍是一身西装打扮,扣子扣得端正,一身黑色倒显出几分沉稳。

只是那裤腿外露出的一截脚踝,骨干分明,性感得很。

他居然觉得这个男人性感?

一定是做手术做昏了头。

陶腾不自觉地咳嗽了一声,再抬头时,段天朗已经走到面前,嘴角上扬,露出一口大白牙,“又见面了。”

“是啊。”

他们似乎还没有熟到这个地步?

陶腾敷衍地笑了笑,一边思索他怎么知道自己是谁,一边低着头便想从他身边绕过去,却被他“咚”一下压在墙上。

右手一颤,溅出一滴咖啡,弹到了脸上。

有些烫。

段天朗一手抵在墙上,另一手抚上陶腾的脸,略微有些粗糙的指腹,轻轻抹去了那滴咖啡,又顺势划过他的嘴唇。

陶腾整个人被圈在他的阴影之中,僵直了脊背。

——妈的!

——这是什么节奏?

“段先生。”

“你知道我是谁啊~”

段天朗突然笑了,眼角舒展,眼神依旧是亮晶晶的。

陶腾又失了神。

不得不承认,这人长得真好看。

段天朗靠在他耳边,小声地说:“陶医生,我身体不舒服,你帮我检查一下?”

陶腾白了他一眼,“我是妇产科医生。”

“不都一样么。”

段天朗又拽住他的手。

他的指尖划过他的掌心,还坏心眼地勾了一下。

陶腾的心脏猛地跳了一下。

段天朗又笑了,捏捏他的小拇指,热切地发出邀请:“有空一起喝杯茶?”

——妈的!

——能不能别再冲他笑了?

陶腾忍住泼他一脸咖啡的冲动,又一次推开了段天朗。

“神经病!”

陶医生一路走一路骂。

脸却一直是红的。

 

#同妻#

“段——”

“嘘。”

他和段天朗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陶腾已经想不起来了。

感觉却是出乎意料的好。

段天朗看起来瘦得很,动作却很有力,按了他的手脚就压到了沙发上,嘴唇滚烫便贴了过来。

陶腾吮住他的下唇,伸出舌尖舔了舔。

“陶医生——”

段天朗托住他的后脑,就去咬那舌尖儿,一时吻得极深,喃喃了一句,伸手就去扯他的皮带,三两下便剥得干净。

陶腾发出一声困窘的呻吟。

——他硬了。

——生平第一次,对着一个男人,硬了。

某人突然捂住了脸,

段天朗一愣,继而笑得暧昧,加快了手中揉弄的动作,含了他的耳垂便道:“害臊了?”

某人呼吸都不匀了,还是硬着头皮道:“没有。”

段天朗挑眉,“很好。”

陶腾只觉身上一轻,听得那人扔下一句“待会有你害臊的时候”,身下那处的指尖便已换上了唇舌,勃起的那处竟被纳入口中。

“妈的——”

十指张合,抓紧了身下的被单。

陶腾的脸又红了。

事后。

段天朗吃干抹净,满足地滚到了一边,也不介意此刻的赤裸,支起手,托着侧脸看他,眼角眉梢都是满满的笑意。

小人得志!

陶腾浑身酸痛。

他直直地盯着天花板,“我可是结过婚的人——”

怎么就给办了呢?

段天朗手上不安分得很,伸进杯子里就是一通乱摸,脸上却是正经地应道:“我可总算知道你为什么离婚了。”

陶腾:“……”

段天朗摸他摸得硬了,翻身又压了上去,一边吻他一边又补了一枪:“同妻很惨的,以后别结了。”

陶腾:“……”

评论

热度(28)

  1. 叔叔家的萝莉君顾流光013 转载了此文字
    想了一天到底是在哪看见的这篇文终于找到了,原来是你啊,哈哈哈。
  2. 2月半顾流光013 转载了此文字
    我觉得我真的不能够。。。伙伴们写啥子窝萌啥子。。。。 不能够啊  萌的不要不要的 哼唧QWQ 【只是